一个草根大学生的淫欲经历c92

.
迷迷糊糊中阿奇从窸窸窣窣的声响中睁开了双眼,眼睛看着这让人觉得仿佛还很陌生的天花板,这是阿奇在大
学宿舍度过的第一个早晨,今天是大学正式开学的第一天,由于阿奇先天的身体不好,所以连军训自然都不用参加,
宿舍中的人经历了一个月的军训都已经彼此很熟悉了,只有昨天刚到的阿奇,对一切都还是十分陌生的,这是一个
6 人的宿舍,面对着其他已经起床在忙碌的5 个人,阿奇心里还是有很多莫名的难受。起床后阿奇随着寝室的人一
起收拾完毕后拿着书一起去了教室。


X 大其实并不是一所多么出众的大学,在X 省也只算是一个中等的院校,因为是理工类大学,学校里没有很多
意淫小说中才会有的美女如云,阿奇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活生生被叫做现实的画面,虽然谈不上遍地恐龙,但行走
在人流中阿奇看到的女生都基本具备着这样几个特征。「矮」「穷」「丑」,对!这就是现实,这里没有传说中那
么多的美腿,有的只是一条条粗壮还套着漏洞丝袜的大腿。


这里也没有那么多的童颜巨乳,有的只是一个个胸大身材也硕大的胖妞。没错,这一切就那么活生生的在阿奇
眼中呈现着,而阿奇的心里似乎并没看出有太多的失望,阿奇眼中的那种东西仿佛叫绝望。阿奇在来之前就已经不
报希望了,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来的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


铃声响了,阿奇伴着上课铃和一群大胖妞挤进了教室,剧情和阿奇心中预料的仿佛也没有太大区别,无聊的入
学仪式,让人蛋疼的二逼讲话,以及那让人觉得操蛋的自我介绍,阿奇的导员是一个个子不高,一脸假正经的男人,
阿奇也没太正眼看他,新胜认的班长是一个长相很有大胖妞特色的人,整个上午阿奇似乎都不觉得这一切有什么能
让人觉得兴奋的,上午很快的结束了,阿奇也早早的趁着导员说结束后一溜烟的就闪出了教室,教室中虚伪的气氛
已经快让他窒息了,闷了一上午阿奇早就饿完了,早上就没吃饭,阿奇彻底饿坏了,X 大的食堂做的还是相当不错
的,食堂很大,并且有三层,每层都很有特色,阿奇也没有太多闲逛的兴趣,拿着饭卡找了一个一进门最近的位置
占了座,然后拿着餐盘就奔着打菜窗口去了,阿奇仿佛来到窗口这个那个的说了好几个,也不管打饭的人听到没有,
只是不停的点着菜。


「这位同学你是在报菜名呢么…」一个带着浓郁方言的姑娘声传了出来「啊?


没,这些都一样来点把,饿完我了」


「这么多你能吃的了么」


阿奇这时才抬起头来看看跟自己说话的人是谁,眼前的这个女孩拿着阿奇的餐盘,一脸很不耐烦的模样,头发
染着那种烟叶的黄色,用发卡在头上斜着别了一个蝴蝶结,那模样看着有那么一点点颓废的美。


阿奇看到眼前的姑娘算不是很漂亮,但心里却还是很害羞,甚至不敢在抬起头看第二眼了,也不好意思在搭更
多的话了,最后只是了句「谢谢」就转头走了。


阿奇回到座位上风卷残云的就消灭了5 两饭,吃的时候偷偷的又看了一样,窗口的女孩,然后怕女孩也抬起头
看他就又迅速的低下了头继续吃饭。


下午的课程排的很满,让阿奇甚至没什么放松的机会,和那些刚见面的同学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阿奇只是一
个人坐在前排的角落里,其他地方早就坐满了人,只有这里离黑板远,偶尔听听课,偶尔发发呆,上课已经二十多
分钟,突然有人敲门,进来的是一个长相蛮老实的女孩,一路火急火燎的赶来的,进了门看只有阿奇的地方还有位
置,就直接的走了过去坐下了,女孩坐下了还在一直喘息,看的出来是一路狂奔过来的。阿奇用余光看了下女孩,
很普通的女孩,长相让人看的感觉很老实的样子,身高1 米6 多些,胸部目测好像也不是很大,下身穿着一个小短
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的凉鞋,搭配的很协调。阿奇从包里掏出一张面巾纸给女孩递了过去,女孩有些惊讶,因为刚
才还没注意到身边的这个人,但是很礼貌的说了声谢谢,随后擦了擦脸上的汗,女孩随后问到「你带书了么」「带
了啊,你还听课啊,那你拿去看把」


女孩看了看书又看了看黑板密密麻麻写的很多乱码七早的公式,然后无奈的说了句「听也白听呵呵」


阿奇随后把书拿了回来。


女孩一边擦汗,一边看着阿奇问道「你是哪人呀」「XX的,你呢」


两人的话匣子就这样打开了,因为无聊也因为两人实在是无事可做,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了,有的时候
缘分可能就是这样来的,一个下午间两人唠的有声有色,聊天中得知女孩叫娇,两人竟然还是同一个中学毕业的,
但之前却从来还没见过,这多少让两人觉得有点相见恨晚了。下课后两人很自然的交换了手机号,娇还嬉笑着说明
天继续唠啊…阿奇傻笑着回应了下。


晚上吃过饭阿奇显得更无事可做了,他懒得回宿舍,宿舍的五个人,自己还都完全没认识,而且都是那种下了
课就去图书馆的好孩子,跟他们仿佛也没什么太多的共同语言,阿奇径直的直奔了学校外的网吧,晚上的网吧人很
多,但却没有太多学生,阿奇在烟雾缭绕的网吧绕了两圈才找到了个空位置做了下来,像往常一样漫无目的的浏览
着网页,突然旁边的人说了一句话「这么巧啊」阿奇扭了下头一看旁边的女生竟是白天在食堂给他打饭的女孩,但
她的模样却和白天大相径庭很不一样,一件白色的修身小半袖,胸部被突出的很明显,甚至能看到胸罩的轮廓,下
身的超短热裤搭配着高跟鞋,和白天再食堂穿着白色的厨师服完全不一样。阿奇看着女生傻傻的笑了下「好巧啊呵
呵」「怎么你们好孩子也不学习,下了课就上网啊」「学习?呵呵我没兴趣,闷了一天我都已经够憋的了」「还真
看不出来,不是个好孩子呀…」


「呵呵,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孩子,我只是装的比较像罢了」「你都玩什么游戏啊」


「哪有游戏玩呀,都没人陪我玩,玩什么也没劲」「呵呵那到也是,你来陪我玩会劲舞把,挺有意思的」阿奇
随后申请了个ID跟她玩了起来,阿奇也第一次觉得这种音乐游戏也还自己之前想像的那么无聊,两人刚玩尽兴突然
显示器的屏幕都黑了。操蛋的网吧停电了,不少人起来开始骂了起来,网吧老板不一会就赔着笑脸出来了「真对不
起,电箱出问题了,今天就不要钱了,下次再来」


阿奇两人站了起来也随人群走出了网吧。


「你干嘛去呀,回宿舍么」


阿奇说道「我也不知道呢,回去也没什么意思」「要不去我那坐会把,我自己租房子住」


「好把,就去你的小猪窝看看把」


一路上得知原来女孩名字叫佳,是从外地来这的,因为没什么本事,又散漫惯了,就一直在大学食堂里面打打
杂,收入也很微薄佳的地方比较简陋,而且地方不大,还是和其他人一起租的插间,只有那么一小间是自己的,阿
奇挑了个能做的地方做了下来,环视着屋子,屋子虽小但里面的东西却摆的满满的,进门就是一张小床,粉红色的
床单,上面还挂着个粉色的小蚊帐看着感觉还蛮温馨,挨着床的就是一个小衣柜,里面的衣服塞的满满当当,甚至
还有几件胸罩挂在外面,衣柜的外边地上摆了一排的空酒瓶,还有一箱没开的啤酒,阿奇有点惊讶问道「你还蛮能
喝的呀」


「心烦的时候就喝呗,每天待得无聊还不如让自己醉过去呢」「看样子你酒量还不错啊,能给客人开两瓶不…
阿奇说道」「自己拿吧」佳说道阿奇随后拿了两瓶啤酒用牙咬了开,随后给了佳一瓶两人就像喝水解渴一样的喝了
起来,一瓶喝完又开了一瓶,随着酒劲两人的话匣子也慢慢的打开了。


谈话中才知道原来佳当初来这里打工是奔着自己的姑姑来的,一直在姑姑的公司里当财会,吃住也偶尔在姑姑
家,但姑父却一直对佳不怀好意,也经常给佳买很多东西,莫名其妙的给予佳很多关心,在姑姑有一次去外地出差
时,她和姑父在家,姑父对她动手动脚企图强奸她,最后她从姑姑家彻底搬了出来,也不在以前的公司上班了,之
后也继续谈过几个男朋友也都没什么结果。


阿奇听了佳的遭遇也很同情,在佳的讲述中阿奇的眼里不时的闪烁出异样的东西,只是那一瞬,随后阿奇也不
断的安慰着佳,两人越喝越多,佳起身上厕所,但已经很迷糊了,刚一起身绊倒了酒瓶差点滑倒,阿奇顺势的扶了
下,这是他第一次在肢体上接触到了佳,佳的身体那样的软,仿佛没有骨头一样,起身的一阵体香让阿奇的神经仿
佛一下的精神了不少,那味道让人觉得很舒服,似乎会上瘾一样,淡淡的却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香。


佳回来后两人又继续喝着,屋内已经充斥着啤酒和佳身上的体香的味道,这种混杂的味道让人迷离,让人蠢蠢
欲动,佳明显已经不胜酒力了,正要倒得瞬间阿奇用手扶住了佳,但阿奇却没有把手拿开,一直放在了佳的腰上,
此刻气氛仿佛定格。


佳看了看阿奇,笑了笑随后猛的一只手挽过阿奇的头,和阿奇亲了起来,阿奇惊讶了两秒随后也进入了状态,
和佳深深的吻了起来,佳贪婪的张开了嘴,伸出了那嫩粉色的小舌头和阿奇深深的吻了起来,阿奇也激烈的回应着,
手中的酒瓶顺势的仍到了地下,然后一把搂过佳的背,另一只手捧着佳的头,把佳的发卡拿下,一头很柔顺的黄色
秀发像金色瀑布一样泄了下来,当头发散开时,那诱人的体香散发的更加剧烈了,让阿奇彻底迷离了。


阿奇一手的伸到了佳的胸上,一把将那修身的小半袖拉了上去,里面是一件十分诱惑的黑色胸罩,这让阿奇更
加的兴奋了,阿奇伸开手掌大力的搓揉了一下,佳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身,从佳最中吐出的想起让阿奇更加疯狂了,
阿奇将佳的半袖好像撕扯般的脱了下来,剩下那充满诱惑的黑色胸罩仿佛在召唤阿奇一样,深深的吸引着阿奇。


阿奇随后把佳的短裤解开退到了膝盖就急迫的去碰那块让他兴奋不已的地带,那是一条黑色带有小豹纹的内裤,
三角地带的位置已经把内裤沾染的很湿了,在豹纹的图案上显现出一大片水渍,隐约中能看到内裤中嫩粉的模样,
阿奇一把把手放到内裤上,用力的朝着水渍的地方大力的搓揉着,佳的声音明显放大了很多,佳的兴奋点也一下子
提高了起来,仿佛兴奋的节奏一下子就提升到了另一个境界。


阿奇顺势用手在小穴的洞口反复的揉压,让佳彻底的欲仙欲死了,就听佳已经兴奋的说不清话了,在阿奇的耳
边说道「快进来,快点,我受不了了」此刻的阿奇仿佛受到了灵魂的召唤一般,一股力量牵引着自己,阿奇一下子
把佳的小内裤拉了下来,自己的裤子还没腿就从拉门出掏出了自己早已怒张已久的阴茎,阿奇的鸡巴生的粗壮结实,
就好像阿诺史瓦星格胸肌上的肌肉一般,坚硬无比,血管怒张的仿佛一条巨龙盘绕在阴茎的四周,让阴茎更显威武,
佳被这一大物吓的有些惊讶,因为她从接触男人到现在从未见过这般喝人的阴茎,仿佛是一把铁杵一般,让人感觉
既惶恐又兴奋,佳既害怕这阴茎把自己的小穴撑破,又被这阴茎能带给自己那无比诱惑的快感吸引,佳在这矛盾的
心理下还是发自自己身体本能的召唤低声耳语的说了声「快」。


然后便是微微的闭上了那夺人魂魄的双眼,把头扭了过去,身体和灵魂都在期待这即将发生的一切,阿奇此刻
早已极其亢奋了,甚至顾不得其他,早以把阴茎掏出蓄势待发了,他一只手把佳的纤纤细腿想上扶了起来,另一只
手扶着那早已怒目而视的阴茎,阿奇一挺腰,此刻佳的眼睛一下的紧紧的闭了下,那一刻的感觉仿佛全身被带到了
另一个世界一般。


仿佛从脚趾到头皮每一寸肌肤都在跟着高潮,而阿奇在进去的那一霎那不禁的抖了一下,好紧好滑,就仿佛是
个柔软湿润的双唇把自己的阴茎紧紧的吸了进去,阿奇轻轻的动了起来,在慢慢的抽插中阿奇仿佛感受到无数的小
舌头在自己的阴茎的反复摩擦着舔舐着!那感觉太美妙了,像是小穴内的每一寸肌肤都会动一般,而此刻的佳早已
要昏死过去,她从未体验过如此摄人魂魄的阴茎,那感觉就仿佛自己的全身都被填满一般,无比的充实感包围着自
己,由小穴处一次次的抽插让快感传递到全身的每一寸肌肤,这感觉真的太美妙了,这对于很久都没有真正感受过
性爱,每天都在食堂辛苦的佳来说,仿佛是一下子从地狱升到天堂,那快感让人疯狂让人想为了这一刻的快乐拿自
己拥有的一切去交换,阿奇慢慢的加快了速度,也让阴茎抽插的更加准确有力!阿奇已经完全无法驾驭自己的意志
了,因为那快感来的太凶猛,他心中只想的是再快点!


再快点!


还要再快点。


让快感来的更多!更多,阿奇的阴茎仿佛也彻底被佳的小穴吸住了,将阿奇的阴茎一口咬定,阴茎的每一次抽
插仿佛都是射精的快感一般,佳也早已迷失在这快感当中,大脑中更是一片空白,只知道这一刻身体每一寸在抽插
的过程中都高潮着,阿奇渐渐越来越快。


佳也更加恰当的迎合着,佳的身体逐渐感觉到要有东西喷射而出,但仿佛还就停在那里,感觉好像全身都要马
上痉挛一样,越是这样佳就不断的越期待的,情不自禁的说道琦。


快!再快点!再快点,用力干我,别停。


阿奇此刻就好像得令的战士一样,疯狂的抽插的,淫水在佳的小穴都一点点的啪嗒啪嗒的流淌着,整个单人床
的半个床单已经彻底湿透了,但两人还并不觉得,小铁窗在阿奇的疯狂抽插下不停的摇晃着,仿佛暴风雨中的一片
孤舟摇摇欲坠,佳的小穴内已经能感受到仿佛无数硕大的阴茎插入自己小穴一样,感觉到每一次抽插都让自己的小
穴迸发出无数的淫水,佳已经彻底忍不住了,终于在阿奇那有一下深深的抽插下高潮了!!!小穴像开闸的堤坝一
般,彻底泄了。


淫水像瀑布一样的流了出了,自己的身子每一寸都跟着小穴体验着这快感,仿佛自己的小穴释放出了憋在体内
很久的野兽一般,那感觉就好像置身一蓝天一般,浑身感觉到迸发出淫水后的超脱,此刻阿奇在淫水的冲击下,淫
水的迸发疯狂的刺激的阿奇的龟头,那快感来的一阵一阵,感觉如果在不释放就要憋的无法忍受了,阿奇深深的提
紧了肛门的肌肉,将无数精子强有力的射了出来,连续喷射了足有十余波,把体内所有的精子都彻底的释放了出来。
佳和阿奇躺在床上彻底的虚脱了。


这一夜对阿奇来说太难忘了,对佳来说又何尝不是呢,这是阿奇来到这个城市第一个让他难忘甚至激动的夜晚,
这是在他无聊的沉寂了无数的日夜中唯一一个让他振奋的夜晚,对于一个每天忍着这面对无数大胖妞和书呆子的阿
奇来说这个夜晚发生的一切更像是救赎,对自己灵魂自己内心的一次救赎,阿奇这一刻深深的闭上了眼睛,细细的
回味着刚才快感的余温,他这一刻真的好满足,好像永远停在这一刻,不用在面对那无数自己不想面对的人和事。


但此刻的阿奇却并不知道,这一刻高潮的开始是他此生最悲剧的开始,他还不知道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无数个
心碎欲死的夜晚,他还不知道很多时候快乐与痛苦通常是结伴而来的。


佳渐渐的恢复了神志和体力,看着阿奇浅浅的一下,阿奇被这一笑陶醉了,佳翻了个身趴在了阿奇身上「刚才
好舒服,好像梦一样,让人不敢相信」阿奇已经陶醉的不再想说话了,只是点点头,佳抚摸着阿奇的脸无限温柔的
看着阿奇不禁说道:


「咱们再来一次把!」


(二)


X 大的早上天空不是很明朗,沥沥淅淅的下着小雨,教学楼的侧面还有几个肥腻的大胖妞在那里朗读着什么,
手中拿着考研英语7000词在那虔诚的背着,好似圣经一般,南边的操场上,一群恨天高的小四眼在篮球场上追逐上,
嬉戏上,二逼的外表下透露的是一份无忧无虑的笑容,阿奇从教学楼前走过,朝着宿舍的方向,手插着口袋,微微
低着头,脸上没有过多开心满足的笑容,有的只是一脸无奈阿奇回到宿舍,整齐的宿舍已经空无一人了,所有人都
已经上课去了。唯一闲的脏乱的只是阿奇的床铺,书本随意的乱放着,被子也还很凌乱,阿奇没有心思上课,他一
头躺在了那凌乱的床上,双手垫着头,一手掏出了支长白山,一手点了上,然后微眯的双眼,想像着昨晚发生的一
切……「你的纹身好漂亮啊」阿奇看着佳的胳膊傻傻的说的。


「呵呵傻小子你懂什么,不许乱看」佳眨了眨长长的睫毛。


「你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想看哪就看哪」阿奇的话语中略带霸道。


佳轻蔑的笑了起来「傻小子好好念你的书把」


阿奇没有在说话,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继续体验刚才高潮带给自己的余温,空气的酒气的味道已经慢慢的淡了
下来,弥漫的更多的是一种叫做欲望的东西,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慢慢的凝聚,慢慢的靠拢,慢慢的。慢慢的。


佳的手机这时突然响了起来,很沉闷的震动声把两人从高潮的余温的唤回,佳看了下手机,然后正式的起来了,
很小声的接了电话阿奇在床上听到的只是佳在电话这边不断的嗯嗯的答应着,并没说什么其他的话。不一会佳挂了
电话,阿奇正想问是谁,佳却先开了口。


快穿上衣服赶紧回学校吧,我还有事要做。


阿奇还想在问些什么,却被佳的神色搪塞回来了,然后也没在多问什么了,找到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慢慢不
情愿的穿上了,他回头用余光不经意的看了下佳,那一瞥他才看清楚了那纹身的模样,像是一种符号,说不清形状,
但是却纹的很精细,可以看出是下了功夫,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纹出来的,也许那……咚咚咚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把阿
奇彻底从昨晚的思绪中带了回来,是自己宿舍的门再响,阿奇翻了个身本不想去开,但敲门声不断的响,最后阿奇
终于受不了了还是勉强的起了床去开了门,敲门的是一个身材高大,体形很健硕的男生,阿奇开了门,那男生就来
了笑脸,问阿奇这屋有烟么,自己的烟没了又不愿下去买就来看看其他屋子有么,阿奇还不认识这个男生,但还是
随手拿了根长白山给男生递了过去,男生点上烟随意的坐在了床边,就打开了话匣子「哥们,你也大一新来的吧,
哪专业的呀」


「土木」阿奇冷冷的回答的「呵呵怎么你也没去上课?」「上课?呵呵,没心情!!」


那个男生好像一下来了精神找到了知音一般「哈哈,高山流水觅知音啊,同是天涯逃课人啊」


阿奇很牵强的笑了笑无奈的说道「这也算知音?」「当然了,在这充满书呆子和傻逼大胖妞的校园能找到一个
不学习的太难了啊」


男生这话一说仿佛说到了阿奇心里,是啊阿奇已经寂寞太久了,哲学家尼采曾经说过,「人群中的孤独往往
比独自一个人还要孤独」,阿奇已经孤独的太久太久了,他觉得自己仿佛早已经不属于自己现在深处的环境了,他
不明白老天为何这样安排,也不记得自己是为何阴差阳错的被安排到了这里,在他记忆里他唯一还能联想到的根源
就是,他努力了一段日子,最后拿到了自己用努力换来的通知书,但拿到通知书的时候他的脸上却并没有笑,在之
后的所有事他都记不清了,不管他怎么样的去回想,他的思绪永远只能回放到那一刻。


再往前。则是一片空白……


「哥们你叫什么名字啊」阿奇的思绪一下被叫醒阿奇低声的回答到「阿奇」然后抬起头看了看问道「你呢」


「叫我大牛吧」


就这样两个人有一撇没一撇的打开了话匣子,整个上午他们两人仿佛由完全陌生到最后无话不谈了。阿奇也逐
渐由冰冷的态度转变的格外健谈。


这种感觉对阿奇来说并不是相见恨晚,而是好像命运在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一样,仿佛这一次的偶遇像是被上天
安排好的一样也正是这一次偶遇彻底改变了两个人今后的命运,只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


他叫大牛,在曾经的高中是出了名的坏学生,基本政教处每天都要报道一次,打架算是最在行的吧,但除了打
架,大牛在女人方面也依然很在行,上过的女生也早已不下两位数了,从搭讪,到建立吸引,到欲擒故纵,到约会
吃饭,唱歌逛街,大牛似乎从小在这方面就有着很高的天赋,算然大牛的样子不算格外英俊,在坚实的肌肉还是能
让很多的小姑娘觉得很有很有安全感。


「老弟捞了半天竟说我了,你呢,你之前高中不是也祸害过不少良家小姑娘把…」大牛一脸淫笑的看着阿奇。


阿奇只是稍稍扭了下头,把目光移向了窗外,淡淡的说了句「我……不记得了!」


大牛格外差异的「啊」了一声。


「我确实不记得了,我曾出过一次意外,醒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收到了大学的通知书」


大牛的表情似乎变得有些沮丧,低声的说道「那确实挺悲惨啊」紧接着追问到「那除了大学通知书,其他的你
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么」阿奇目光凝重的看着窗外似乎还想思索到什么,但可惜什么都没想到,他低沉的说道「我只
记得我很不开心,和我叫阿奇」大牛看到了变得郁闷的阿奇随后转移了话题说道,呵呵没事以后有哥在,哥会让你
新的记忆全部都格外难忘的!


阿奇看了看大牛淡淡的笑了笑


转眼已经到了中午,宿舍里的其他5 个书呆子都陆续下课回来了,大牛看了看阿奇宿舍其他的五个人,然后叹
了声气走了,说有空再过来把,阿奇苦笑了下说。


「好」


宿舍的5 个书呆子回到了宿舍,嘴就好像棉裤裆一样的张开了就合不上,说个不停,其中一个告诉阿奇「阿奇
呀!今天老师可点名啦,你不去老师都批评你,开学第一天就不去问你还想不想要成绩了,到时你可惨啦」书呆子
假假猩猩关心的背后透露出了一种幸灾乐祸。


阿奇只是微微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呵」


随后翻了个身又回到床上继续躺着去了。


大学的日子请先至于还是很忙碌的,阿奇由于之前没去上课,也在老师那吃了不少苦头,开学的一个月老师也
没让阿奇彻底的闲下来过,而阿奇也始终不冷不热的对这一切并不在乎。但阿奇的这份不冷不热却让阿奇惹上了麻
烦。


那是星期一早上的高数课,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正在经历更年期的大龄妇女,犀利的眼神配上金色的窄边眼睛,
让人在五里之外看了就有一种冷冷的感觉,在课堂上她眉飞色舞的讲着课,并且拿着粉笔手舞足蹈的笔笔画画,仿
佛那一刻她自己就好像是上帝一样,台下的学生好像都是她的奴才一样,但坐在教室第一排,整整一排的大胖妞都
抻长了脖子,极度虔诚的她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好像生怕任何一个字被错过一样的小心,坐在最边上带头的就是
阿奇这个班的班长,她身高1 米6 出头,但体重却足有一百七百,每天对自己的外貌极其的在乎,书桌里放满了各
种化妆品,眼睛上长长的假睫毛,让她勾抹的很仔细,生怕弄掉一点眼影,嘴上的唇膏也画的格外仔细,头发上极
其小心的别着一朵粉色的蝴蝶结,让人看了只觉得好想笑,但在她自己认为这似乎就是世界上女人最成功的打扮,
她的内心也格外自信,极度的傲慢,傲慢中带着的是那一种舍我其谁的自负!


课上的数学老师讲课讲的似乎有一点累了,开始提问,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个环节,刁难那些所有不学习的学生
能让她的内心得到极大的快感,她的丈夫离她而去的八年里,她彻底的失去了一切,她没有情人,因为没有哪个男
人能长期忍受她这种刁蛮任性的态度,没人知道她这八年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刁蛮坏学生是在最能让她得到快感
的一件事,所以每当上她的课没有哪个坏学生敢惹她,因为大家都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用那纤细的手指掏出了点名册,开始从在上面寻觅着什么,对!寻觅!


她要寻觅的是那个逃课最多,又从不交作业的那个!


阿奇自然非常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那悲剧的主角,论逃课他自然是当之无愧的了!


「阿奇!」站起来给我解一下这道题。


马上站起来,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懒懒踏踏,跟没睡醒似的。


阿奇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渐渐醒了过来,知道了原来那个泼妇在叫他,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阿奇很自然的
站起来说了一句「不会」这句极其随意的话彻底让那个泼妇愤怒了!如此随意而没有一丝惧怕的回答,这让她在所
有书呆子的面前颜面大失,尊严扫地!


这仿佛就像是阿奇把她多年树立的尊严被阿奇一脚狠狠的踩在了地上,然后在众人面前还拧了又拧,拧了又拧,
让她内心脆弱的尊严荡然无存!


她愤怒了!


彻底的愤怒了!


她大声的冲阿奇吼道,「不会也得给我算,算不出来你就别想走」「你是哪个专业的,学号多少号」说着那个
泼妇就要开始记下阿奇的学号,准备在阿奇的成绩分数栏上画上个零。


阿奇把头扭到了窗外没有理她,正更让她暴跳如雷,已经拿出了红笔却又没告诉她学号,这让她彻底尴尬了,
仿佛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一样,她正在为自己寻找一个台阶下的时候,第一排的大胖妞张嘴了……「老师他是69
号」


阿奇有点惊讶,随后看了眼那个身为班长,一脸浓妆淡抹的大胖妞,然后嘴角微微的动了下,随后又把头扭向
了窗外。


大胖妞得意的表情丝毫没有在乎阿奇的感受,然后又一脸卖萌得表情企图在老师那里得到一个奖励的肯定,老
师对她点了点头,这让大胖妞的心里满足极了,然后又一脸得意的继续在本上写着数学题。


自此之后阿奇的名字和学号被很多老师都彻底记住了,大家都记得有那么一个问题学生,名字叫「阿奇」


下课后,阿奇一个人坐在了学校的凉亭里,这里平时晚上是很多狗男女的天堂,但是白天这里空无一人。


阿奇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这里,他的心里似乎有一股莫名的火在燃烧,仅仅是因为大胖妞么?他不知道。但是他
知道这一刻他很愤怒。对,很愤怒,这一切让他很不舒服。他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格外的恨那个大胖妞,
但是这个大胖妞让他很不爽。


因为阿奇心里总觉得有一种叫背叛的东西在自己的心里隐隐作痛,而此刻那个大胖妞让他唤起了这阵痛。


「我他妈让你在继续得瑟……」阿奇极其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随后扔下了手上还未抽完的长白山,转身低着
头朝教室走了去。背影渐渐的越拉越远了……镜头慢慢的被拉回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那是一个昏黄的房间,房间里还放着电视,里面还在播着新闻,电视的对面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床,床头上挂的
是一对夫妻的相片,很恩爱的样子,此刻男人正躺在床上,全裸着身体,微闭的双眼,下面,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
娘一手拿着那个老男人的鸡巴,一边在用嘴不停的吸允着,她的舌头在老男人的龟头上仿佛一条泥鳅般灵活的游走
着,让老男人格外的享受,并且还不时的得瑟着,那女孩将舌头在老男人的龟头上一圈一圈的游走,时而上下舔舐
一下三角地带,时而舔舐着龟头,之后用手加快了动作,随后,整根的把龟头全部吞下去,然后很快的上下动着,
用嘴唇摩擦着龟头的每一寸肌肤,舌头也在继续的在里面舔舐的龟头。


逐渐,这速度越来越快,老男人的鸡巴变得通红,微微发胀了起来,急忙说「慢点,慢点」


那女孩的速度刚要慢下来,老男人的鸡巴却先射了出来。


随后老男人的脸上似乎格外愤怒,一脚将女孩蹬了下去,骂到「臭婊子」女孩摔的不轻,女孩的身材凹凸有致,
胸部有着年轻女孩的坚挺,但是面孔却被凌乱的头发遮盖了,女孩费力的伸出胳膊准备支撑身体,做起来,在伸出
胳膊那一刻。


那个让阿奇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印象深刻的纹身,对没错,那女孩就是佳。


伴晚的也稍微已经有点凉了,校园里的人开始慢慢变少了,教室里的等开始逐个熄灭了,很快就要到了封楼的
时候了,不少学生已经开始从教学楼开始往宿舍走了,很快就要没什么人了,教学楼前昏黄的灯光下却还有一道影
子,手中拿着一支烟。


那个人就是阿奇。


教学楼中的打更老大爷很快就要锁门了,等等,还有最后一个人,是那个大胖妞。


不远处的走廊尽头,连跑带颠的还有一个大胖妞朝门口跑来,手中还拿着基本参考书。


门外的阿奇此刻眼前一亮,扔掉了烟头,然后请了下嗓子。


大胖妞一出门口被门口的阿奇吓了一跳,随后便定了下神,带着无比傲慢的口吻说道。


「哎呦你也是刚学完习呀」


阿奇此刻仿佛变脸一样立马还出了一份恭维的神色,陪着笑脸的说道「没没,今天的事后来想想真的觉得特抱
歉,自己给班里丢了脸,让班长也不好做,想跟你道个歉,今后一定努力学习,希望班长多多帮助」那个大胖妞听
到这话,心中一阵阵的得意,但是她却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甚至脸上还装的格外严肃。


「你也没做错什么,用不着承认,以后好好学习就行」大胖妞的语调慢慢的放低了些「那是肯定的,放心吧,
我肯定不能拖班级后腿」阿奇继续陪上一脸真诚的笑。


「你态度到是挺好的」


「那是那是,我是知错就改呵呵」


「能改就好啦」


「呵呵一定一定,有这么积极进取又漂亮的班长,我肯定能好好学」大胖妞听到了漂亮两字心里仿佛一下子
从地上窜到了天堂,这是她这辈子从未听到过的赞扬话,但这句话确是她等待了好多年的。她的心情甚至都不能平
浮了,但她却依然装作的面无表情,宠若不惊,这是她多年装逼总结出来的,绝对不能让对方轻易的洞察到自己的
内心,这些年她一直都装的很好。也让很多二逼的书呆子迷的要死要活。


随后的阿奇一直护送着大胖妞到女生寝室楼下,阿奇还约到大胖妞明晚上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大胖妞的心中得意极了,那份喜悦仿佛就要从心里呐喊出来了,但是她却依然装作很平静,然后很平静的说了
句「就是一起学个习么」晚上男生寝室熄了灯,阿奇躺在床上,独自的看着天花板,脑中在思索很多事,思索着这
几天发生的一切,也思索着曾经都发生过什么。


此刻阿奇的手机响了,其实其他的书呆子明显显得有些不耐烦,嘟囔到吵到自己睡觉了,明天还要再起去背单
词呢。


阿奇早就学会把这些话当成放屁一样了,他拿出了手机看了看,竟然是佳。


距离上次分开已经一个月没见面了,难道又想我了?呵呵阿奇淫笑了起来,然后接了电话。


但电话刚一拨通那边传来的确是抽泣声,阿奇一听便知应该是出了事,问了佳在哪里,便知说了一句「等我」
就挂了电话。


当阿奇感到了佳的住所时,佳的房间已经是一片混乱,在凌乱的床单上还占有斑斑血迹,阿奇被这突然的场面
震惊了,他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因为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佳一个人蜷缩在床边,低着头只是不断的抽搐着,哽咽着,
阿奇安静的坐在了床边,点燃了一支烟,然后静静的看着佳,等待着佳情绪慢慢的稳定,阿奇什么也没有说,什么
也没有问。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也许阿奇什么也帮不上,但只有阿奇在这里,佳才能感觉到一点点的安全感,她的内心才不会变得恐慌。


房间中弥漫着香烟的味道和一点说不清楚的气氛,佳慢慢的从惶恐中缓了过来,率先开了口。


「谢谢你」


阿奇低着头沉闷的「嗯」了一声。继续说道「然后呢」佳犹豫了一下,但她犹豫的似乎并不是该不该说,也许
更多的是因为不知道从何说起罢了,佳冷静了一下,低下了头,随后点燃了一直香烟,在火光的照耀下,此刻佳的
脸庞显得如此迷人,佳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故事可能要从7 年前说起……


「小佳啊,路上要小心啊,别让妈惦记,到了一定要给妈来个信啊!」「知道了妈,快回去吧!」


「姐好好保重!」


「弟弟快扶着妈回去吧,一定要照顾好妈!」


弟弟和妈妈的身影已经逐渐模糊了,泪水在佳的眼眶中莹莹攒动,仿佛火车的那一声汽笛声,让佳的眼泪绝了
堤。


佳的故乡在深山的最远处,那里贫穷,整个村子的人赖以生存的只要那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佳从小天生丽质不
甘于一辈子忍受贫穷,也不甘心一辈子困在大山里面,所以在她初中毕业后便希望能够走出大山,同村的很多年轻
人也都外出打工,对于这个大山里的年轻人来说可能走出大山才是最有前途的一条路,好在佳的家里还有一位亲戚
在城里,就是佳的姑姑,佳的姑姑十年前也曾经是这大山里的一个极其普通的村民,就是因为十年前和着同村的年
轻人一起外出打工,然后最后留在了城里,住上了楼房,这经历成了村中很多年轻人无比的向往,佳的意愿自然格
外强烈,家里人也不好阻拦,所以在佳十六岁那年佳踏上了开往城市的火车。


但一切仿佛天不遂人愿,佳来到城市后一切却并没有向自己想象的一样过上自己向往的生活,在姑姑的家里佳
多次被城里的姑父纠缠着,时而对佳格外百般的好,时而就趁姑姑不在对佳动手动脚,佳在不久后就搬出了姑姑家,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一切开始自己想要的生活,但谁知道这才仅仅的噩梦的开始。


佳所在的城市并不大,佳的姑父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佳,并且在姑父的威逼利诱下强奸了佳,之后给佳找了
这里的住所,经常来这里和佳发生关系。


至于今天的事……


佳的姑父今天照常来到了这里,来的时候喝了好多酒,进了屋子就把佳按到了床上,疯狂的亲吻着佳,说是亲
吻,但那动作更像是野兽撕咬一般,在佳的身上疯狂的肆虐着,他扒开了佳的上衣,用力的搓揉着佳的乳房,贪婪
的舔舐着佳的乳头,仿佛饥饿的婴孩一般,随后他脱下了裤子就要插入,但由于喝了很多酒,在加上他自身身体的
衰老,却怎么也硬不起来,他骑在了佳的头上,把鸡巴整根的塞如了佳的嘴里,佳含着那根不大的鸡巴,不断的舔
舐着,刺激着,但那根鸡巴却丝毫没有变大变硬的意思,反而佳的刺激让他还没坚硬的鸡巴有了要射的感觉,他彻
底不知如何是好了,想要插却插不进去,不插却马上就要射了出来,最后他终于还是没能忍住……


对,各位读者你们看到的没错,这没有你们所期待的那些所有意淫小说中男主角的金枪不倒和战无不胜,也没
有所谓的什么主人公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就彻底变成了什么床上杀手。你们看到的这就是事实,对,那个老男人不仅
酒后阳痿了,而且极其尴尬的在疲软状态下的鸡巴竟然射了,酒后的他射的是那样的毫无快感,那样的快,甚至他
自己还没完全反映过来,到是佳提前感受到了,那疲软的鸡巴中在嘴中轻微的鼓动了两下,然后极少的一股股粘稠
的精液流淌了出来,对没错,是流淌了出来,这要怪也只能怪佳的技术太好了,让本来就不怎么厉害的姑父还没硬
就射了出来。


酒后的他彻底失去了理想,他没能力用自己的鸡巴征服自己想要的女人,随后用拳头在佳的身上疯狂发泄着,
蹂躏着……


终于他累了,知道连挥手的力气都没有后才离开了……此刻的阿奇似乎被这一连串的经历震惊住了。


阿奇这一刻才开始真正的了解这个女孩,现实让他看到人生中还有如此悲惨的经历。


佳紧紧的抱住了阿奇,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选择给这个只见过几次面的男孩打电话,但她的直
觉却告诉自己只有这个男孩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


阿奇拿出纸巾极其温柔的擦拭了佳身上的斑斑迹迹,很心疼的爱抚的佳的头发,然后仅仅的搂着佳,整整一夜。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