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3bd

第一章室友

「我有两个室友,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男的这个常常带女人回来家里,也常常关在房间里却一直传出女人的呻吟声来。」

「女的这个,常常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但她房间,隔壁就是常常发出女人呻吟声的房间。我们这里隔音超不好,
她应该深受其害。」

「我的房间在厨房外面,虽然比较安静,但我还是听得到一点点的呻吟声,跟女室友不耐烦、进进出出房间的
声音。」

************

我房间因为闷热,常常微微打开房门,坐在书桌前的我,正面面对房门可直直往外看,就常看到女室友小新,
她被那「好讨厌」的呻吟声弄得不自在,一下进房、一下到客厅来的样子。

「…………」她来到我房间门口,「你不嫌烦?」她翻了翻白眼。

我看着她的身体,衣服似乎额外地宽松。也许有人会想问我,既然我们孤男寡女,彼此都受不了男室友的夜夜
春宵,为什麽不乾脆也凑一对,彼此互相安慰一番。

「我不是没有想过。」

「蛤?」

「没有。」

我摇摇头,自觉得我不是一个那麽随便的人。真要发生关系,早就发生了。

她还是回房去了。

她会上网,会上 bbs,会上kkcity,会上跟我一样的一个隐板。

我知道她可能会针对我们的室友,做一些无奈的抱怨,我也会上网,化身为一个网友,虽然她也知道我,但我
们却很少交谈。

【今晚停水,但是却让隔壁的做爱声带来了丰沛的潮水。】

看了她在抱怨里这麽写着,我脑海里突然充满了她两脚打开、裸露出湿润内裤的嫩穴模样。我打了一个颤。

************

敲了敲门,「我可以进来吗?」

我来到湿了的她的房间里面,这一首呻吟声的背景音乐,可真开得又大声又漫长。她对着我,无力的眼神不发
一语,微微张开的大腿,在上衣长长的下摆里隐隐浮出,越往深处,我的视线越是无礼地探望。

我不想忍了。

扑了上来,这一抱、一摸(乳房)、一按(阴部),使她大大地睁开了眼,她和着我站起身来,我猛然地吻上
了她,就这麽激烈地热吻着对方,场面也变得非常地紊乱。我们像激情戏里的男女主角,站着一直热吻边打转,这
样靠在墙上激吻又打转,转到了门口。

「碰」的一声,重重推关上门,墙上的悬挂物也被我们疯狂地撞掉了不少,我推倒她,一起卧到她床上,我看
着她,她的眼神也已经温柔了下来。

开始往下,掀起她的衣服、拉开内衣,望着第一见面的,她的乳房,猛亲、猛揉。

也开始用脚将她的两腿撑开,马上用手抚摸她的私处,已经湿透了。

挖穴,使她身体用力往上收缩。摸阴蒂,使她全身开始颤抖。她也忍不住呻吟了。

干她。

我干了她。

************

不知何时,隔壁已经安静了下来,但这才使我,听得清楚她的呻吟声。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耳朵让我感觉到,女人的呻吟声,还是要临场亲耳听到的才好听。她好
会叫。

女室友,在我激烈的兽性下,一夜跟我发生了五次性关系。

而现在,我们还是好朋友,而且,比以前更好了。

「你不烦吗?」每当男室友又带女人回来,小新就会在我房间门口问我这一句。

我拉她进来,在敞开房门的我的房间里,……

又干了她。

第二章新室友

不知什麽原因,房东找来了一位新室友。一个女生,屏东上来的,据说叫做小田。

现在,我这里共有了三位室友了。

加上我,还有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叫小新,是我好朋友。因为小新的房间比较大,房东要求她能否与小田并租。
她接受了。但我始终搞不懂,明明没有空房间,为何房东还要拉人进来。

另一位男室友今天竟然意外地没有带女生回来住处,我们四个人彼此打个照面,照顾新室友的工作,便交给了
小新。当然,我也可能会常去找她们聊天。只是现在没办法像之前一样,可以自由自在地,和小新一起……

不过似乎我跟小新都有共同的担忧:深怕隔壁男室友深锁的房间内,再传出令人嫌烦的音效。

这几天,男室友的房间意外的安静。我跟小新总是在遇见的时候讨论着,「还好他最近都没有带女生回来那个
……」

「对呀,不然小田……这样她应该会吓到,不然可能会去跟房东讲。」

「不过这样也没什麽不好,叫房东来管管他。」

「嗯,不过,多了一个小田,最近,我们都没有空做。」

「怎麽,爱上我啦?」

「爱……是啊,是爱『上』你啊。」

************

这样和谐维持了半个月後,小田也跟我们都熟了,除了男室友以外,他根本跟我们都很不熟。

每天他除了出门,一回来都锁在房间里面,由於我们本来就不认识,也只有订缴房租或房子有重大事情的时候,
他才会出来跟我们讨论。房租又是一年缴清的。算一算,除了小田刚搬来那天有见面,其他时间大概将近半年没说
过话了。

对他的印象,也只有那个很会叫的女朋友而已。

和两个女生已经越来越熟的我们三个人,今天都刚好轻松地早回到住所,但是就当她们两个女生在客厅看电视、
而我在房间里时。男室友的房间,又传来的熟悉而又好久不曾听闻到的呻吟声。

小新马上惊觉,在客厅里回头看向房间里的我,表情是「糟了!怎办?」

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应变。

『只好看能不能心照不宣法?』向小新比了个「别管他啦」的手势,她一明白我的意思,也就继续看电视。後
来我还是发现小田,她一直回头看房间,她一定也听到了。

这时,小田跟小新说:「我想回房间了。」小新像吓一跳一样不发一语,小田才又说:「是不是有什麽声音啊?」

小新吞吞吐吐地想解释什麽。

不过小田似乎已经发现了,她还是先说了,「嗯,我懂啦。就是他们在那个嘛。他跟他女朋友吧。」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房间不断传来呻吟声,一点也不知道我们外面人的反应。

「呵呵……呵呵。」我们也只能傻笑以对吧。

只是,这一个月没来的呻吟声,今晚似乎非常漫久。

从八点多到九点多,九点多叫得最激烈,然後变小声一点点,但是不久後好像又再开始第二回合的样子,又激
烈了起来。

我开始在怀念那句「你不嫌烦」了。

小新经过我的房间,对我翻了一下白眼,进到厨房去了。不知何故,我马上出来跟进厨房,我看小田一个人在
房间里应该不会出来,一把从後面搂上小新。

顺其自然地先抚摸了她的乳房。

「你也忍不住了?」她说。

「我们刚刚,跟小田就一直在讨论,我就跟她说以前室友也常常这样带女友回来做。」

「是噢。」

「对呀,」小新说,「而且,我跟你也已经很久没有嫌烦了呀,有点闷。」

「我更闷。」我说,边说边揉玩她的乳头。

「我已经湿了……」

小新翻转过来,面对着我,我吻了上她的香唇。彼此舌尖在各自嘴巴里面搅拌。急燥的我的手指,硬是抚摸上
了小新的嫩穴,硬是伸进了内裤里面,迫不及待地往穴里面抠呀钻的。

「啊……」小新叫了。

我们热吻在一起,紧紧拥抱住狂吻,一起紧抱着在厨房倚靠着墙面翻转,又转乱了好多东西,最後我将她靠在
大冰箱门上,将她一条腿抬起,我掏出东西,就干进去了!

在厨房,又干起了小新。

男室友房里的呻吟声仍然不断地传出来。小新也忍不住放荡地叫了,虽然还是有点矜。我也害怕被小田过来一
探究竟,想赶快插一插了事。

在我把小新翻过来背对着我,压低她上半身,抬起臀部让我从後面狂插。用力干了一阵子之後,小新高潮了,
她的收缩使我也到了。

很快地整理了一下服装,我们走出厨房,便在此时,目睹了小田一个人在房间里自慰。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所以,才……」小田发现我们俩,我们俩也不好意思面对她。但是我跟小新
却不约而同地一起来到小田旁边,不约而同地也开始帮小田调情。并且,我就干了小田。

当晚,在漫长的隔壁呻吟声中,我们一男两女痛痛快快地,放开心胸疯狂地搞了一整晚。已不记得我们谁跟谁
有过几次了。

只是隔天中午,我们再次会面的时候,却有点「对昨晚感到抱歉」的感觉。

这时我决定,身为男人的我,还是得挺身而出,希望另一位男室友能多少检点一点。

我试着敲门找他,他没有回应,但房里传来人的动作声,我轻碰一下门,门突然好像被打开了一样,整个开了。

「啊!天哪!好浓的臭味!」扑鼻而来的,是我这辈子从来没闻过的臭味。

马上,两个女生也都闻到这强烈的臭味,纷纷跑到我後面来看看。

「啊!!!」背後的女生突然尖叫。

男室友……他竟然在房里上吊身亡了。

************

後来不知道怎麽了,等我清醒时,我好像已经叫了一堆警察来家里,我们活着的三个人默默地低头坐在客厅里,
什麽话也没有说。

直到警察里面一个好像长官的人过来我们前面,跟我们还有房东先生说:「自杀的男生,从屍体发臭的味道到
屍体的变化来看,他已经死了将近一个月了。

他房间桌上有一封遗书,说他心爱的女朋友要离他而去,他实在非常想不开。那封遗书的日期是九月三十日。」

九月三十日。

九月三十日?

************

现在我突然惊觉到,九月三十日,竟是小田刚搬进来的隔天。从九月三十日到今天,我们每个人确确实实,都
不曾真的与房间里的他见过面。

只是……

「呀啊啊啊啊……」

客厅里,我们三个人六只眼睛在同时瞪得非常地大,瞪着彼此!

我们心里想的是………

昨天的呻吟声……第三章新房子

自从,我跟小新还有小田,我们租所发生另一位室友自杀身亡的事件後。我们几天下来都一直心神不宁。那个
男室友的房间虽围封上刑事侦办用的黄布条,禁止进入。这几天,都只有警察跟他的家属进出过那里。

但我们一致要求,那房间整天都要敞开房门并开着大灯。

但或许这条件太过苛求,所以我们商讨之後,三人还是决定搬到别地方住。

索性我跟小新一起找到了位在市区附近另一个住处。那家人的房子还满舒适的,整层楼共有一间单人房、一间
双人房,共用浴室、客厅、厨房和阳台。挺不错的地方。

由於这间房东希望我们再找一人,一起和租那间双人房,我们联络了小田,让她再来跟小新一起和租双人房。
而我理所当然住那间单房。

一周内,我们已将旧房子的东西全搬了过来。老房东则希望我们别把那里发生的事情说出去,我们根本不需要
为这种事情宣传,东西弄好,也就走了。

在新房子住了一两周後,我们总算比较能轻松的过以前正常的生活。而且,小田已婚的表姊还常带她的孩子来
我们家玩,增添了不少的和乐气息。或许我们真的都应该从那事件中,再活过来。好好地继续生活。

这里真的也都没有怪事发生了!

************

最近,我突然在祥和中,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爱上了小新。但是其实我跟小田的感情也很不错。我们都白天工
作傍晚才回来,最近常常只有我跟小田先回到家,小新通常会晚一个钟头才到。

虽然我跟小新比较有话聊,但总是因为常常跟小田先开始准备三人的晚餐,而一起互相帮忙。帮忙之中,是有
很多培养感情的好机会。

这一天有点热,小田回到家就穿得很少,在房间里,我透过门缝竟不小心望到她换衣的过程。不过更令人热血
沸腾的是,她竟然没有穿内衣就过来作饭了。

我一直不小心地看到小田的身体,很轻易地就马上起了生理反应。我的动作都开始变得怪怪的,帮她准备东西
都笨手笨脚的、心不在焉地。还常把东西撞掉在地上。

终於,小田好像发现了我的异样。她看着呆呆地、脸还很红的我,很快地望向自己衣领里面,她明白我一直都
瞄着她的胸部。

「对不起。你实在太美了。」我解释着。

「啊……哪有啊,你……也满可爱的呀。」她被我这麽一说,觉得很不好意思。

但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对她有任何的非份之想。

我开始更专心一点的帮忙。

但是我低着头不敢看她,竟因此而开始不小心与她的身体碰撞。像转身啦、拿东西、丢东西,开冰箱,由於我
头低低不敢看她,竟然反而一直撞到她。手臂还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部。

「啊。」她吓了一跳。

我们就更尴尬了。我真希望小新快点回来,但是,好像天就那麽故意要与我作对,今天小新竟特别晚回来。

事实上,我虽然努力抗拒对小田视奸的好机会,但我觉悟到我的生理反应还是迟迟没有消退,『该不会我满脑
子已经都充满了色情的思想了?!』我这麽怀疑着。

「其实我满喜欢你的,你满有绅士风度的,不像我前男友,是个大色狼。」

小田默默说着。

「嗯?」对了对了,交谈有助於化解我们现在彼此的尴尬,小田说话了……她说,咦!什麽……她说她喜欢我?!

『她喜欢我,然後我对她有反应,然後理所当然地,我上她应该是非常合理的。』我在心里理出了这样一个一
次方程式。

「那我……我……」我开始正经地看着她。

就这样,我就干了她。

在厨房里,疯狂用力地干她的湿嫩小穴!

干完一次以後,我不想停止,又干了第二次。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呀呀……」小田叫得有够激烈,因为被我干得非常激动,我的动作都很大、一直撞她、
一直压她!

「呀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去了。

不知道干了多久,我去了两次,她去了五次。

後来我们一起洗澡,又爱抚了她一次。

************

晚间,巷子垃圾车来了。当时我跟小田还在浴室里泡澡聊天,我是男生,当然得出去倒垃圾。而她说她被我上
得很累,想多泡一会儿。我便留她一人,先穿衣服去倒垃圾了。

我提了两包垃圾,打开家门,却看到小新站在家门口。

「啊,你没带钥匙啊?」我说。

她看起来心事重重,「有……你回来多久……啊?……」

「跟平常一样啊,你呢?怎麽今天那麽晚,哎呀,我要先下去倒垃圾了。等下再聊吧!」我说。

「嗳!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她跟在我後面,我觉得很奇怪,为何她要陪我去倒。

「等等!」倒完垃圾要回家时,小新在楼下叫住了我,她拦着我。

「我今天……发现了一件事,」小新真的有心事,我听着她说,「我不知道怎麽开口……」

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份报纸到我面前给我看。我一看,看到内页报导里有小田的照片。我开始感到兴趣便站着
看了起来。

『啊!!!』

「什麽!自杀!这怎麽可能……」

************

报纸写到,这位田姓女子,两周前因为男友自杀难过至极,於十一日中午在男友住家附近跳楼身亡。

『十一月十一日……』

十一月十一日!

那是我们搬离旧房子的隔天!

『这里还有她男友的照片……』

『啊!!』她男友……竟然就是……

(那位上吊的男室友)

我跟小新两个人都傻掉了。

但我才想到,小田还在浴室里「还想再泡一会儿」。

我们两个站在新家楼下,好久好久,我都不知道我们下一步要干什麽?

最终话房东

不知道又是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醒来。

『醒了吗?我真的醒了吗?』『头真痛啊……』我只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天花板,有点脏脏的,不乾净、灰尘、
蜘蛛网很多的的天花板,只不过漆着白色的漆。

「噢……我在哪?」

左边我看到了小新。

右边我却看见了小田。『!?』小田,她究竟是活人还是死人?此时的她宁静地躺在旁边,胸口似乎还有气息
似的微微起伏。躺在左边的熟悉脸庞,小新也是一样,她只是气色比较红润。

躺在中间的我,双手分别伸向她们,双双握住了她们的两只手掌,感觉一样的熟悉,温暖而柔嫩的女性的手。

『她们都还活着!』我感到十分庆幸。

『但令人也十分不解。』我对之前的「一场梦?」略有一些些印象,有人上吊在这个室内,有警察,有新房子,
新的事件,新的惊恐……「呃啊……」越去回想它们,我的头疼就越发厉害。

我想起身,但却听到脚步声,从躺着的後方传来。门外,在眼睛无法往上看到的房门外,他们走进来了。

「先生,仪式可以开始了吧,他好像快清醒哟。」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说。

这声音好像在哪听过。却又有些陌生。

「我知道,他刚刚已经起来探头探脑的了,应该发现了吧。」另一道比较浑厚的声音,感觉得出是比较年长者
的声音,这很熟悉。

『房东的声音。』这浑厚的声音,就是。

「好吧,开始吧。刚好在半梦半醒之间,效果会发挥得最好呢。」

************

他们……要做什麽呢?我越来越着急,心跳也越来越快。

开始听到一连串十分吵杂的铃铛声,一直摇铃、一直摇铃的,非常地吵!

慢慢,这室内起了一些变化。

双手上握的两个女孩的手,纷纷从我那无力的掌中脱出。但仍紧闭双眼的她们,竟慢慢仰坐起身体来,她们不
像醒了,但开始有着动作。

先是小新,已经坐起身体,挥舞着双臂,并将手伸至胸前,轻轻地开始抚摸着乳房,表情也慢慢陷入了陶醉。
小田也是一样,坐起来,表情变得相当诡异且淫荡,用手在身体各部位抚摸,用指尖寻找到衣服里的乳头,开始玩
弄。

小新与小田开始在我面前,淫荡地表演着火辣辣的自我爱抚。自己也将身上的衣物都翻开,纷纷裸露出了美丽
的胴体。小新粉红色的小粒乳头露了出来,在不停抚摸之中,颤立了起来,她还不停接着玩弄,越来越狂野的拨弄
挑逗着。

两个女生表现得无比淫荡,而且都十分陶醉。

不但上半身让自己爱抚挑逗,手指也来到下半身里面,大胆地拨开两腿中间的软肉,并摆出相当淫秽的姿势,
像两只发了情的母狗,她们开始用手指抽插小穴。晶莹的蜜液也开始自穴里的指头上抽出淫丝来。

令人热血澎湃,两位女孩慢慢将自己身上的衣物都剥光,两具温柔而美丽的裸体各自淫荡得扭动着,一切得运
动得相当缓慢唯美,只有贪婪的指头,激进而狂乱地抽插嫩穴。

「哈哈哈!真是精彩啊!先生!您的法术真是太高强了。」看不见的年轻男子在後方也欣赏着两女孩的媚态,
大声叫好。

随即,两女孩将注意力转向。她们仍旧紧闭双眼。

纷纷以口部靠近着一动也不能动的我,她们用嘴巴将我的裤子慢慢脱卸,隔着内裤用软唇碰触着我的阳物,直
到我起了强烈的反应。对着薄薄内裤里涨大的肉棒,小田用嘴巴将他掏出,旁边小新也嗅到了,一起靠近过来吸吮。

『噫啊……』我忍不住瑟缩,因为感觉实在相当强烈!

两个女孩热情以嘴唇抢夺着我的性器官品嚐,小新一抢到龟头,迫不及待地整根含入,嘴唇由上而下,直直的
套到了根部,龟头深进了她的咽喉里,在温热的口腔中,被小新强烈的吸食。小田感觉到龟头的失去,紧张地以口
朝着阴囊攻去,樱桃小嘴小而有力地吸住整颗睾丸,贪婪地左右轮番吸舔。又贪婪地两颗一起吸入嘴中含噬。甚至
将阴囊整个翻上,伸出柔软的舌头,直直舔攻我的会阴。

「啊!」敏感使我难奈。面对两女孩激情的唇舌招待,心血管细胞活性一下子就快到达最顶点。

小新一只手充满心机地伸出来,用力地朝小田阴部里插去,两根手指并陇,对着她的小穴抽插。致使小田淫荡
地扭着屁股享受。

暂时哺喂小田嫩穴的小新,感觉到时机成熟,一个跨坐迳自坐上了我腹上,马上将我硬烫的棒子对准自己的穴
口,放入。并开始上下摆动臀部,激烈地套坐我。

穴里暂时被小新首指填满的小田虽然有点不满足,还是将头靠过来小新与我的交接处,分别以强韧的舌头,舔
着小新的阴蒂跟我的蛋蛋,上下轮流舔着。并将下半身跨坐在我的脸部上方,让我近距离地看着手指快速进出她的
小穴,小田硬起的阴蒂突露在我眼前,我并且伸出舌头左右不停地舔她。

随着淫荡气氛越来越浓,三人的肉体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小新与小田脸上,纷纷开始紧皱眉头,原本闭紧的双
眼,也有点微微睁开。

「啊啊啊啊?」小田嘴里发出的呻吟,竟有点带着疑问,她似乎也有些开始清醒。

「?……」小新也是,只是她反应较小,微张媚眼就看到了我。

然後,我们开始警觉到,淫荡做爱的三个人,都不是出自彼此真实的意识。

我们的身体,被操纵着!被操纵着彼此玩弄!被操纵着彼此奸淫!

『我们身体受到奴役……』

摇铃声仍然持续。

头後方有看不见的两人,两个操纵我们身体的人,看见我们淫秽的行为,感到十分满意。

「嘿啊!叫那两个淫娃过来服侍我的肉棒吧!先生。」年轻男子吩咐着。

摇铃声随即转变,变成慢而有规律的密码。小田离开了我们,爬下了床,半昏半醒地全裸站着,缓慢而摇晃身
体地走向了看不见的男子。过去了就跪在他的面前,让男子掏出他的肉棒,给小田顺从地含入口中。

摇铃声再变一组规律,我跟小新的身体也被他们拉了过去。不听使唤,纵使我有一点点的清醒。移动之中,我
跟小新连接着的性器官技巧性地不脱离,在下床、前进之中,仍然持续规律的抽插。抽插的力道还越来越大力。

我的手部被操纵着扶住小新腰际,用力地朝她的下面猛烈撞进,狠狠地干进干出!

我的意识也显得相当陶醉,是被迫陶醉。

小新插入的姿势由原本面对着我,变成了背对着我,她是连着我时转身的。

下了床,她走前面,我在後面,她边走,我边用力上她。

「嗯……呀呀呀。嗯,呀呀啊!」而小新似乎在行进间的插入感到很大的快感,忍不住叫了出来。

现在我们三个人都来到了「他们」面前。

『?!』蒙胧之中,确实有两个男人的影子,我的意识尚未恢复得很清楚,只能确定那里有两个站着的影子。
小新过来,俯下上半身,让另一位年长的男人掏出性器官,给她含入了口中舔吸。我则幸运地继续抽插着小新小嫩
穴。

年轻男子已经开始主动玩弄起小田,将她压在地板上,开始疯狂地插入她的穴里,干着她!

年长者俯下了身,低头狂吻着小田,并侵犯她的胸部!

不知是否因为他停止了摇铃,我总觉得意识逐渐清醒。

其实我在脑中不停地抵御。

因为着实有着一股强烈的不安全感,这到底是陷入一场怎麽样的恶梦之中。

到底是何时开始,我们都一同地这样让这两个歹徒玩弄着。

是那一天开始的吗?

刚搬来这间公寓的那天,八月二十一号,房东先生请我跟小新喝了一些自己酿造的果汁。从那时候开始,记忆
就变得如此紊乱。

至现在,拼命抵抗的我的思绪,在不停进出小新嫩穴的强烈感觉之中,似乎逐渐清醒。但是我觉得有一股虚脱
的感觉,慢慢袭来……

我的龟头,我的龟头,他正在颤抖。在温暖热潮一波波袭来的小新的嫩紧穴中,她一波波的套着我、刺激着我,
一直收缩、一直收缩,我觉得这根热血充涨起来的棒子,越来越承受不了强烈的刺激。想要、想要……发射!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痛苦地哀号着。

一泡载满精子的火烫浓热精液,自龟头前端迅速地喷发出来,完全直射进小新的嫩穴深处。给她完全地接收了。

而我也在高潮的同时,完全恢复了自我的意识!

在半失魂落魄中,我奋而拔出仍然颤抖的龟头,一丝丝的精液牵连出小新的穴穴,软弱的洒到地上。

我直奔到一座神坛前面,一个劲儿握紧了一只连接着法器的匕首,发了狂似的以尖端刺向了一旁年长男人的心
脏,他被这麽一击马上毙命。接着法器脱离了前端的匕首,在我手里,挥向了年轻的家伙的头部,他在抽插小田穴
中呆滞住,看到我先是吓了一跳,马上让金属法器挥撞到头部,倒到一边昏了过去。

当我们三人都着装完毕,我们的意识也都恢复了正常。

「这两个男的是……」

「这老的不就是我们房东吗?」小田惊恐地问道。

「是。」

「那他呢?」被敲昏的男子,额头上流淌出一丝鲜血。被我们以绳索捆绑在地上。

「他的声音我没听过,不过他的长相……」

「是另一个室友吗?」

「另一个室友?」

「是指在『梦中』上吊自杀的男的?」

原来我们三个人一直都深陷在一场可怕的梦境之中。上吊自杀、警察过来调查、发现小田已死、我跟小新的肉
体关系,这完全是梦境里制造出来的障眼法,都不是真实的世界。都是由房东跟眼前这位邪淫的男子,设计制造出
来的梦魇。

『现在房东被我一刀刺死了,这男的也绑起来。这场恶梦该结束了……』

当我们注意到我们所在的环境,所有人就是都困在这一间墙上漆满了苻咒的房间,这房间里仍然弥漫着一股诡
异的气息。

「你还好吗?」

我跟小新还有小田,三人紧握双手,互相拥抱在一起。彼此都十分庆幸自己是最後的幸存者。我们打算离开。

地板上,原本死硬般的手掌竟然开始颤动。慢慢由地板上划出微微的五道指痕般的血迹。额头流淌着鲜血,不
断地由上往下渗出。流到眼角、渗入了眼睛里面。

那一只眼睛猛然睁开,睁得非常地大,并且充满了忿恨的血丝!【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